鲁甸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原告冯朝林与被告诚泰财保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

2018-05-15 09:43:22 来源: 本站

 

原告冯朝林诉被告诚泰财保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要点提示]
因交通事故造成城镇居民或农村居民损害的,一般应根据城乡统计标准确定相应的赔偿金额。但是,对于虽是农村户口,但长期在城镇就业、居住、生活的人,在司法实践中应适用城镇居民的标准确定相应的赔偿金。法律未对受伤者获得误工费赔偿的年龄作出限制性规定的,都应考虑误工损失的赔偿。
[案例索引]
一审:云南省鲁甸县人民法院(2017)鲁民初字第918号。2017年9月13日。
[案情]
原告:冯朝林。
委托代理人:苏才兵,云南悟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诚泰财保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自刚。
委托代理人:龚占君。
被告:云南怡衡房地产土地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怡衡评估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宇辉。
委托代理人:贾昌鹏,云南大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瑜。
被告:丁民。
委托代理人:陈元阳,云南滇红律师事务所律师。
鲁甸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6年11月4日,被告周瑜驾驶被告丁民所有的云CQ7835号小型越野客车到鲁甸为其单位办事。 9时10分,当车行至鲁甸县文屏东路保健路口时,发生撞伤横道上行人原告冯朝林的道路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被送往鲁甸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医院诊断为:(1)左足背碾压伤,即左足背皮肤撕脱伤并皮肤死坏,左足第1趾末节趾骨基底部、第2趾中节趾骨及第5趾近节趾骨骨折。(2)头部外伤。(3)软组织挫伤。原告共住院治疗82天,用去医疗费用12859.9元,该费用为被告周瑜垫付。此次事故经鲁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周瑜承担全部责任,原告冯朝林无责任。原告所受损伤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十级伤残,需后续治疗费用2000元。被告丁民所有的云CQ7835号小型越野客车在被告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中心支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事故在保险期内发生。另查明,被告丁民和周瑜均属于被告云南怡衡评估公司的职工。原告冯朝林系个体工商户,自2011年4月14日以来,原告一直在龙头山镇龙头山街上经营“红旗”超市。
原告诉称:2016年11月4日,在鲁甸县文屏镇文屏西路,被告周瑜驾驶云CQ7835号小型越野客车,由鲁甸县城保健路驶往鲁甸县城街心花园,9时10分行至鲁甸县文屏东路保健路口,因被告周瑜行车过程中未注意避让行人,该车与横道上行人即原告冯朝林相撞,造成原告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经交警大队认定,此次事故由被告周瑜承担全部责任,原告冯朝林无责任。原告受伤后在鲁甸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82天,用去医疗费用12859.9元(由被告周瑜垫付),其余费用均为原告自行垫付。原告所受损伤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十级伤残,需后续治疗费2000元。现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用12857.9元、护理费9840元、误工费27398.6元、营养费4100元、住院期间生活补助费8200元、残疾赔偿金14305.5元、交通费1000元、鉴定费1500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后续治疗费2000元,合计83201元,扣除周瑜垫付的12857.9元外,应赔偿原告70344.1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诚泰财保公司辩称:对原告提出的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伙食补助费予以认可;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由于原告已超过60岁,年纪过大,误工费不应赔偿;对于交通费和精神抚慰金不予赔偿;营养费按住院期间每天20元计算,合计1640元。
被告丁民辩称:对原告与周瑜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无异议,但对原告的赔偿要求,合理的应予以支持,不合理的部分应当驳回。其所有的云CQ7835号小型越野客车已在诚泰财保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10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险,并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从原告的诉讼请求来看,保险可赔偿额度足以赔偿原告的合理损失,故原告的损失应由诚泰财保公司进行赔偿。驾驶员周瑜为原告垫付医疗费而向公司借款的12670元应由保险公司返还给公司。
被告周瑜辩称:其是云南怡衡评估公司的职工,因车主丁民安排其到鲁甸县林业局盖公章而发生交通事故。该车已向诚泰财保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应当由保险公司理赔后,不足部分再由我们承担。其垫付原告的住院医疗费12857.9元,应由保险公司返还给其。
被告云南怡衡评估公司辩称:原告的合理诉求应得到支持,不合理部分不应支持,该车已向诚泰财保公司投保,应由保险公司进行赔偿,因为周瑜在本次事故中负全部责任,不足部分应由周瑜承担。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原告请求赔偿的项目和标准是否符合法律规定?2、老年人受到损害是否赔偿误工费?
 [审判]
鲁甸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公民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因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机动车投保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仍不足部分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予以赔偿。本案被告丁民所有的车辆在被告诚泰财保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强制险和商业三者险,且事故在保险有效期内发生。被告诚泰财保公司应当在第三者责任强制险限额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予以赔偿原告,赔偿后不足部分由另外三被告按责任分担。由于该车购买的保险赔偿数额足以赔偿原告的损失,故云南怡衡评估公司、丁民、周瑜不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关于被告周瑜向单位借款垫付原告医疗费12859.9元的问题,因属于周瑜与单位的另外的法律关系,本案不宜一并处理。
对于原告所提出的诉讼请求,交通费因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支持;对于营养费,被告诚泰财保公司同意按每天20元计算,本院予以支持;对于残赔偿金,因为原告自2011年以来就在龙头山集镇上经营超市门市,虽然其户籍在农村,但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在集镇,故应当按照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对于误工费,原告虽系老年人,但其属于个体工商户,有一定的收入来源,本院依照云南省2016年度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计算;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的相关规定,参照2017年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的计算标准。被告诚泰财保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医疗费10000元、残疾赔偿金28611元×5年×10%=14305.5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护理费120×82天=9840元、误工费174元×82天=14280元(云人社通【2017】30号文件公布的2016年云南省职工平均工资为63562.00元),合计50425.5元;被告诚泰财产保险公司在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医疗费2857.9元、营养费20元×82天=164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82天=8200元、后续治疗费2000元、鉴定费1500元,合计16197.9元。
鲁甸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第十四条、第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冯朝林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共计50425.5元。
二、被告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中心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原告冯朝林医疗费、后续治疗费、住院期间生活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共计16197.9元。
三、原告冯朝林获赔上述款项后应返还被告周瑜垫付的医疗费用12859.9元。
四、驳回原告冯朝林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59元,由被告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中心支公司负担。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是:1、原告赔偿的标准适用城镇居民或是农村居民标准计算?2、老年人受到损害是否赔偿误工费?
针对以上两个争议焦点,笔者认为,一、原告的赔偿标准适用城镇居民或是农村居民标准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对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分别按照城乡两个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被抚养人生活费分别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计算。这一规定所立足的社会背景正是我国目前城乡的巨大差距,这也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法律对此无法视若不见。这个问题是个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而非单纯的法律问题,由于我国目前社会人口流动频繁的特殊背景,法律和最高法院司法解释未明确规定区分的标准,在审判实践中,通常做法是对那些虽然是农村户口,但是长期(司法实践中一般把握为一年以上)在城镇就业、居住、生活的人,适用城镇居民的标准确定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所以该案法院综合考虑原告自2011年就在龙头山集镇上经营超市门市的实际,适用了适用城镇居民的标准确定残疾赔偿金。二、关于老年人是否赔偿误工费的问题。所谓误工费,是对具有劳动能力的受害人受到伤害后,因无法从事正常的工作或劳动收入减少而给予的经济补偿,其目的是为了弥补受害人的经济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费和残疾赔偿金。……”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从这些法律和司法解释对误工费的相关规定来看,并未对受伤者获得误工费赔偿的年龄作出限制性规定,也就是说只要是受害人遭到人身损害,客观上并因误工而导致其收入实际减少,受害人不应受年龄、性别等因素的限制,都有权要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误工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本案冯朝林虽然已经70多岁,但仍在集镇经营门市,并未丧失劳动能力。因此,法院支持了原告误工费的赔偿请求。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