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甸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李章杰犯绑架罪一案

2018-07-25 09:53:47 来源: 本站

 

 
 
 
 
 
 
 
 
 
 
 

案例推荐表
(一案一表)
案件
类别
 
刑事
选送
单位
鲁甸县法院
报送时间
 
2018.6.27
案件标题
 
 被告人李章杰犯绑架罪一案
合议庭
成员
冯国凤、李才凤、蔡荣艳
 
编写人联系电话
李才凤
电话:13578003397
 
 
 
 
 
本案系在校学生犯罪,且犯侵犯人身的绑架罪,系重罪,本案的审判既兼顾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统
一,故推荐为精品案例。
填表人
李才凤
联系
电话
13578003397
 
 
        被告人李章杰犯绑架罪一案
 
 1、要点提示
对被告人李章杰犯绑架罪一案,综合考虑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统一、以有利于被告人的量刑作出了判决。
 2、案例索引
一审:云南省鲁甸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13日作出的(2017)云0621刑初31号
 3、案情
被告人李章杰系鲁甸县第一中学高(276)班学生。2017年1月14日20时许被告人李章杰产生偷盗他人婴儿弄点钱来花的想法,遂当日21时左右开始上街寻找目标,当其遇到背着小孩的戚雪艳时,其便跟踪到鲁甸县文屏镇振兴路18号三楼戚雪艳租住房处。22时30分左右,被告人李章杰趁戚雪艳离开房间接水之机,便冲进戚雪艳家将坐在学步车内的女婴儿抱走,并将事先书写好的内容为“要孩子的话拿着7000块钱来,最好不要报警,不然后果自负,14787029030。”的纸条放在其家中的茶几上。被告人李章杰抱着婴儿行至鲁甸县第一中学围墙边,感觉自己的行为不对,于是就将婴儿放置在陈军家开的小吃店门口,自己隐藏在远处偷看,直到婴儿被抱进屋后才离开。后该婴儿被公安民警寻回。经鉴定,留在被盗婴儿现场的纸条与提取被告人李章杰字迹样本上的字迹属同一人书写。被告人李章杰2017年1月15日23时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
4、审判
鲁甸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章杰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偷盗他人婴儿,其行为已构成绑架罪。被告人李章杰系在校学生,因缺钱花,临时起意实施绑架行为。绑架之后,因偷盗的婴儿在其怀中熟睡,其于心不忍,及时悔悟,便主动将婴儿放置到安全地段。其犯罪的主观恶性不深,实际控制被绑架人的时间短,绑架手段简单,控制婴儿后既未再向受害人提出勒索财物的要求,又未对被绑架人造成人身伤害,其绑架行为属于情节较轻的犯罪行为。案发后,被告人李章杰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可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及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章杰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月16日起至2020年1月15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缴纳,依法上交国库)。
5、评析
     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审判人员对裁判结存在极其纠结的境地,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 被告人李章杰系鲁甸县第一中学高(276)班学生。2017年1月14日20时许被告人李章杰产生偷盗他人婴儿弄点钱来花的想法,于是实施了对他人婴儿进行偷盗。其心智表现极其不成熟,思想观念愚蠢、简单。从犯罪动机上来讲,李章杰是因为家里修房子,自己想减轻家庭负担,才临时有去偷个孩子整点钱来用的想法。李章杰虽然刚满18周岁,但其心智表现并不成熟。在犯罪中,被告人看见孩子睡着后,又萌发了怜悯悔过之心,把孩子送到安全的环境中。可见其确实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有改过之心,且第二天就到公安自首,使得其犯罪行为给社会带来的危害性以及带来的后果都相应减轻了。
李章杰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偷盗婴幼儿,并且留下字条勒索受害人。其行为已经构成绑架罪。李章杰所犯的罪为重罪,情节较轻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由于被告人李章杰所犯的罪起点刑比较高,纵使李章杰有自首的情节,其量刑也减不下多少来。
第三、被告人李章杰偷盗婴儿以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后悔,故把孩子抱到小石桥小吃店的门口,并看见他们报警后才离开。李章杰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中止?犯罪既遂是指某一行为符合刑法规定的具体犯罪构成的全部要件。实践中,有的人认为只要绑架行为实施完成,即构成犯罪既遂,也有人认为应当以是否实际取得财物利益或其他非法利益为判断既遂行为的标准。我认为,评判既遂未遂不能简单地从犯罪行为的客观表现形式上机械地分析,绑架罪客观行为应当视为单一行为而不是双重行为,应当以绑架行为是否已实际控制了被害人质,并将其置于自己实际支配之下为标准,如果行为只实施了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并未对人质的人身实际控制,不构成既遂,那种以是否实际取得钱财或其他非法利益为客观评判标准是简单的结果论。本案中,由于偷盗的是婴幼儿,被告人李章杰已经对人质进行了实际的控制,应该是犯罪既遂,不是犯罪中止。
第四、被告人悔悟及时,未给受害人造成损失。李章杰为了七千元便实施绑架行为,其犯罪的动机、犯罪目的都是极其简单,纵观其犯罪情节,其主观恶性不大,而且主动积极悔过,在定罪量刑上确实有值得考虑的一面。而且,对于一个家庭贫穷的孩子来说,其走上犯罪的道路与一定家庭、社会、教育问题等众多因素有关。
第五、本案案发时,由于被害人找不到孩子,就在微信圈疯狂转发微信寻找,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轰动。被告人的绑架行为给受害人的身心造成重大的创伤。为了维持社会的良好秩序,为了打击犯罪,维护稳定、和谐、平安的社会环境,就不能不纵容罪犯。
因此,本案的审判员对被告人李章杰作出判决时非常纠结,但最终综合考虑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统一、以有利于被告人的量刑作出了判决。
本案被告人在判决生效后未上诉。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