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甸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钱加祥犯盗窃罪一案

2018-08-14 09:56:52 来源: 本站

 

案例推荐表
(一案一表)

案件
类别
 
刑事
选送
单位
鲁甸县法院
报送时间
 
2018.6.27
案件标题
 
被告人钱加祥犯盗窃罪一案
 
合议庭
成员
一审合议庭成员:肖虹、李才凤、陈太瑜
 
编写人联系电话
 
13578003397
 
 
 
 
由于被盗车辆至今下落不明,鉴定意见仅依据调查询问笔录、被盗车辆行驶证等证据作出,鉴定意见不客观、真实,而被盗车辆价值不确定,是否达到盗窃罪的入刑标准不确定,是否应当判决被告人钱加祥无罪。因涉及罪与非罪的区分,故推荐为精品案例。
  
填表人
 
李才凤
联系
电话
 
13578003397

 
 
被告人钱加祥犯盗窃罪一案
 
 1、要点提示
 盗窃罪的定罪量刑不以“盗窃赃物”是否追查到为必要的定罪构成要件。
2、案例索引
一审:云南省鲁甸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7日作出的(2017)云0621刑初69号
3、案情
2016年9月的一天凌晨3时许,被告人钱加祥将被害人罗军停放在鲁甸县龙树镇龙树街上自家门前的一辆银灰色的牌照为云CD6406“五菱”牌微型车盗走,后其将该车开回巧家县小河镇以800元的价格卖给刘照青。同年12月20日晚上10时许,刘照青怀疑被告人钱加祥卖给自己的车被被告人钱加祥盗走,遇到被告人钱加祥便将其拦下并要求其赔偿2500元的损失,后被告人钱加祥电话向巧家县公安局小河派出所报案,双方便到小河派出所解决此事。在公安机关调查过程中,被告人钱加祥便供述了其盗窃该微型车后卖给刘照青的事实。经鲁甸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的银灰色“五菱”牌微型车价值人民币10000元。
4、审判
鲁甸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钱加祥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价值人民币10000元的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10月6日,钱加祥又将此车盗走转卖给鲁甸县一陌生男子”的第二次盗窃事实,仅有被告人钱加祥的供述,无其他证据相佐证,对该事实的指控属证据不足。关于公诉机关出示的鉴定意见,被盗车辆虽未找回,但是鉴定机构根据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等相关证据进行鉴定所作出的鉴定意见具有客观有效性,且鉴定程序合法,加之被告人钱加祥供述该微型车的价值远高于10000元,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出发,亦应当采信该鉴定意见。鉴于被告人钱加祥系未成年人,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且被告人钱加祥在公安机关调查其与刘照青的纠纷时,主动向公安机关交待了其盗窃的犯罪事实,属自首,依法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钱加祥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2月21日起至2017年8月20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立即缴纳,依法上缴国库)。
5、评析
在本案中,有几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第一:2016年9月的一天凌晨3时许,被告人钱加祥将被害人罗军停放在鲁甸县龙树镇龙树街上自家门前的一辆银灰色的牌照为云CD6406“五菱”牌微型车盗走,并将该车开回巧家县小河镇以800元的价格卖给刘照青。于2016年10月6日,钱加祥又将此车盗走转卖给鲁甸县一陌生男子。被告人钱加祥的盗窃算不算是进行了两次盗窃。在本案中,法院是否定掉第二次盗窃的。原因是第二次盗窃行为,只有被告人的供述以及刘照清的证人证言,没有其他证据证实,而且第二次盗窃的车辆并没有被查获。
第二、被盗车辆未查获,是否影响被告人的定罪量刑。盗窃罪的定罪量刑不以赃物是否追回为必要的构成要件。至于辩护人提出的, 由于被盗车辆至今下落不明,鉴定意见仅依据调查询问笔录、被盗车辆行驶证等证据作出,鉴定意见不客观、真实,而被盗车辆价值不确定,是否达到盗窃罪的入刑标准亦不确定。另外,本案证据只有被告人钱加祥的供述及被害人罗军的陈述,且被告人钱加祥的供述反复,据以对被告人钱加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充分,根据疑罪从无的规定,应当判决被告人钱加祥无罪。如果仅仅以赃物无法查获以及被盗车辆价值不确定就判决被告人无罪,那么等于说是放纵罪犯。虽然赃物并未查获,但公安机关依据调查询问笔录以及被盗车辆行驶证作出的鉴定意见是值得采信的,因为根据一般人对车辆价值的常识性判断,其鉴定的价值并不过高,是符合一般市场价格。因此,被告人认为车辆无法估价,就应当判决被告人钱加祥无罪的观点是错误的。
第三、本案还有一个问题,其盗窃到的车辆以800元卖给刘照清,后又从刘照清手中盗走卖给其他人。后刘照清找到钱加祥要求其赔偿购车款,双方因此发生纠纷到派出所报案。钱加祥供述了自己偷车的事实,刘照清也应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但是本案中,只有钱加祥受到追诉,而刘照清则未被追究其刑事责任。
由于钱加祥系未成年人,对待未成年人应当考虑其心智的成熟以及家庭和社会环境的影响等众多的因素,再加之,被告人钱加祥主动到公安机关供述其犯罪事实,庭审中,对自己盗窃的事实也供认不讳,所以法院认定其属于自首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本案综合考虑了被告人钱加祥犯盗窃罪的情节、危害后果以及被告人系未成年人等众多因素,故本案审理客观、裁判公正。
本案被告人钱加祥在判决生效后未上诉。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