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甸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陶瓷犯贩卖毒品罪

2018-09-25 09:58:18 来源: 本站

 

案例推荐表
(一案一表)

案件
类别
 
刑事
选送
单位
鲁甸县法院
报送时间
 
2018.6.27
案件标题
 
被告人陶瓷犯贩卖毒品罪
合议庭
成员
一审合议庭成员:肖虹、李才凤、金杨梅
 
编写人联系电话
 
13578003397
 
 
 
 
   
     
被告人陶慈多次向他人贩卖小麻,但是公安机关没有证据证实其贩卖小麻的数量,这种情况是否还应当追求陶慈多次贩卖小麻的罪责?尽可能客观地对被告人量刑,使罪刑相适应的原则得以贯彻实施是本案推荐的理由。
 
 
填表人
李才凤
联系
电话
13578003397

 
 
被告人陶慈犯贩卖毒品罪一案
 
 1、要点提示
对被告人陶慈犯贩卖毒品一案,以公安机关抓获的毒品数量为裁判依据,但综合考虑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统一、庭审中查证属实的陶慈多次贩卖小麻的行为,由于缺乏证据证实其贩卖的次数和重量,因此仅仅作为一个加重的量刑情节考虑,不把其贩卖的数量纳入量刑。
2、案例索引
一审:云南省鲁甸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9日作出的(2017)云0621刑初79号
3、案情
2017年2月16日16时58分,吸毒人员马杰通过电话联系被告人陶慈以300元的价格购买毒品小麻10颗。17时7分左右,被告人陶慈与吸毒人员马杰联系后,根据马杰的要求便携带毒品小麻驾驶其父亲陶国运所有的车牌为云C61283的微型车到鲁甸县文屏镇联合村卯家湾保障房7幢2单元105室李正坤租住的房屋内,将毒品小麻10颗送给吸毒人员马杰,后被告人陶慈与吸毒人员马杰、马关明、李正坤(已判刑)便在李正坤租住的房屋内共同吸食毒品小麻,四人在吸食毒品小麻的过程中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并当场查获四人吸食剩下的毒品可疑物3颗。经称重,查获的毒品可疑物净重0.43克;经鉴定,从查获的毒品可疑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另查明,被告人陶慈曾多次向吸毒人员马杰贩卖毒品小麻,其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
4、审判
鲁甸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陶慈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制制度,明知是毒品甲基苯丙胺而贩卖给他人,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应依法惩处。被告人陶慈多次贩卖毒品,可酌情对其从重处罚,鉴于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0.43克、供被告人陶慈犯罪使用的白色“OPPO”牌手机一部,均应当依法没收。公安机关扣押的被告人陶慈所驾驶的车牌为云C61283的微型车(车钥匙随案移送,车辆由公安机关保管),因该车不是被告人陶慈所有,依法应当返还车辆所有人陶国运。随案移送的被告人陶慈房门钥匙一把,与本案无关,依法应当返还被告人陶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陶慈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3月8日起至2018年4月7日止。罚金自判决生效后立即缴纳,依法上缴国库)。
二、供被告人陶慈犯罪使用的“OPPO”牌白色手机一部,依法予以没收。
三、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0.43克,依法由公安机关予以没收。
四、扣押在案的车牌为云C61283的微型车依法返还车辆所有人陶国运,房门钥匙一把依法返还被告人陶慈。
5评析
在本案中,被告人陶慈所贩卖小麻的数量将是本案判刑的重要依据。制造、贩卖、运输毒品罪,毒品的数量直接关系到其罪的定罪量刑。本案中,2017年2月16日16时58分,吸毒人员马杰通过电话联系被告人陶慈以300元的价格购买毒品小麻10颗。17时7分左右,被告人陶慈与吸毒人员马杰联系后,根据马杰的要求便携带毒品小麻驾驶其父亲陶国运所有的车牌为云C61283的微型车到鲁甸县文屏镇联合村卯家湾保障房7幢2单元105室李正坤租住的房屋内,将毒品小麻10颗送给吸毒人员马杰,后被告人陶慈与吸毒人员马杰、马关明、李正坤(已判刑)便在李正坤租住的房屋内共同吸食毒品小麻,四人在吸食毒品小麻的过程中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并当场查获四人吸食剩下的毒品可疑物3颗。经称重,查获的毒品可疑物净重0.43克;公安机关查获的毒品可疑物净重0.43克,0.43克即是对被告人陶慈进行量刑的直接依据。但是,就贩卖而言,事实上被告人贩卖的小麻是十颗,其贩卖的数量远远多余0.43克。由于贩卖的七颗购买者吸食了,我们不能主观归罪,认为其也贩卖了那七颗,因此在计算数量的时候,只以0.43克为定罪的依据。
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陶慈当庭供述自己曾五次向吸毒人员马杰、马关明、李正坤贩卖小麻,每次贩卖十颗,以三百元人民币进行交易。检察院指控了被告人陶慈曾多次向吸毒人员马杰、马关明、李正坤贩卖过小麻,但是检察院并未出具证据证实被告人陶慈贩卖了几次,贩卖的数量是多少,仅仅有被告人陶慈的供述以及购买人马杰、马关明、李正坤的证人证言。故无法确定陶慈贩卖小麻的数量。
但本案的特点在于除了对被告人陶慈贩卖的0.43追究其刑事责任,是否还应当对其多次贩卖的行为追究刑事责任。在这个问题上,原合议庭审判人员是存在分歧的,一审判人员认为不该追究,因为没有证据证实其多次贩卖的数量。另外的审判员认为应该追究,因为虽然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陶慈贩卖毒品的次数和数量,但是在庭审过程中,被告人陶慈是认可自己曾经五次向吸毒人员马杰、马关明、李正坤贩卖过小麻,而且吸毒人员马杰、马关明、李正坤也有证言证实其多次向陶慈购买过小麻。检察机关也指控被告人陶慈曾多次向吸毒人员马杰、马关明、李正坤贩卖过小麻,我们不能就被告人的罪过“视而不见,不予理会”,这样就会放纵犯罪,达不到法律惩罚所要达到的社会效果。因此,本案最后以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意见作出裁判,在原来被告人陶慈犯0.43克小麻的量刑基数上,再另加上20%的加重量刑处罚情节。本案的裁判目的是彰显司法之公正,在量刑适用上,严格遵循刑罚与罪责相适应的原则,作出有利于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统一的裁判。
本案被告人在判决生效后未上诉。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